关注每日深度好文分享,正能量经典好文分享!

当前位置:主页 > 创业新闻 >

如果用产品经理视角看《大明王朝》,对于产品设计,会有哪些思考价值?

  • 原创
  • 创业新闻
  • 2022-06-11 01:25:01
  • 本文有6463个文字,大小约为29KB,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马踏青苗为改桑,

稻农无辜心断肠。

古来兴亡百姓苦,

家国天下悠悠长。

东瓶西镜

江山 我站在云端

慢慢 往中原方向

前方 散落着村庄

长安 在兵荒马乱

望着天眼看北斗七星坠入地平线

瞬间 英雄豪杰犹如鬼魅般地出现

背景:

话说产品二部提出了改稻为桑路线,在获得了嘉靖boss的首肯后,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开发与推广,应该说,严总监的想法是好的,弥补亏空是当下最主要的矛盾,毕竟生存是第一位的,当然顺便为部门谋些小福利,也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少班主不这么想啊,世藩同学认定这是发财的绝好时机,所谓无毒不丈夫,为了改稻为桑,压低买价,兼并土地,干脆撕下面具组织强推,因此,在其授意下,马踏青苗、捉拿稻农、毁堤淹田,进而愈演愈烈,当然,严总并不知内情,否则,以其老谋深算,即便是从利己角度出发也会阻止,奈何世藩急功心切啊。

杨金水部长同西洋客户的商务谈判,获得了重大进展,为公司拿下了五十万批丝绸的生产订单,折合白银近七百五十万两,今年的销售冠军非他莫属。这也为产品一部大大涨了脸,以至于嘉靖帝去裕王府看望皇孙时,吕总监虽说是报了个小喜,嘉靖帝高兴之下赏了李妃十万匹。但杨部长为了拿下丝绸订单,向宫里复旨,完成KPI,显然默认了产品二部的“骨干”郑泌昌、何茂才就江南制造局的丝绸生产问题而遵循的世藩少班主的毁堤淹田之策,上下互动,内外一心。

于是乎,在毁堤淹田的严重左倾政策的驱使下,以郑泌昌、何茂才为主的产品二部少版主的核心人员,不惜借端午汛为机,掘开了九个县的关口,进而造成数百万生民受困,还好胡部堂军队奋力抗洪,不得已分洪淳安、建德两县,这样一来,反而打乱了少班主团队的淹田贱买的预谋,改稻为桑的推行与毁堤淹田的善后处理,成了各方角逐博弈绕不过去的暴点…

01 马踏青苗

“踏苗!”马宁远一声吼声。马队驱动了,无数只翻盏般的马蹄排山倒海般掠去。不是战场,也没有敌兵,马蹄下是干裂的农田,是已经长有数寸高的青苗。杂沓的马蹄声中,无数人的哭声接踵而起。马队踏过一丘苗田,又排山倒海般踏向另一丘苗田。

“插牌!”这一句吼声是马宁远身边的常伯熙和张知良发出的。几个衙役扛着木牌奔向已被踏过的苗田。木牌被一个衙役向苗田的正中一戳,另一个衙役抡起铁锤把木牌钉了进去。木牌上赫然写着“桑田”两个大字!哭声更大了,马队仍在排山倒海般向前面的苗田踏去!

“爹!”突然,一个女人惊恐的叫声在众多的哭声中响起!许多人惊恐的目光中,一个老人拼命地跑向苗田,跑向马队即将踏来的那丘苗田!马队仍在向前奔进。那个老人跑到苗田正中扑地趴了下来,脸紧紧地贴在几株青苗之间的田地上,张开的两条手臂微微向内围成一个圆形,像是要护住自己的孩子,护着那些已经有些枯黄的禾苗。马队离那老人越来越近了。

“反正是死!”一个青壮汉子一声怒吼,“拼了吧!”吼着,他腾身一跃,飞也似的奔向老人趴着的那丘苗田。紧接着,一群青壮的农民跃身跟着奔向了苗田。

1)产品的强制更新

产品在迭代更新时,最后会遇到选择强制更新还是推荐更新的问题,强制更新的好处是可以让用户体验最先的产品设计,但也会给用户造成打扰,甚至劝退一部分用户,更有甚者会导致用户投诉、不满甚至引发雪崩效应。马宁远在推动产品更新时选择就是强制方式,结果导致用户强烈不满,进而引发用户投诉,甚至围堵在衙门外。

2)怎么选择?

我们现在的产品设计理念都是“前轻后重”,把稳定的、复杂的逻辑设计迁移至后端,前端日益灵活,因此一般情况下,小功能都是无感更新,俗称热更新,避免用户的操作,快是主旋律的当下,用户操作都是懒的;当设计一些模块功能,无法热更新完成时,优先选择推荐更新;只有当新功能无法兼容老功能时,或者业务逻辑需要使用新功能设计时,才会选择强制更新;强制更新的选择非常谨慎,并且要有善后方案,运营人员做好提前通知,虽是强制更新,但要软着陆。

3)踩过的坑

B端市场很多是这样的,业务场景是服务于B端客户,因此面向B端客户会有业务系统或平台的B端产品,用户有限;但服务链最多的用户可能是C端的,因此还有C端的产品,因而在更新时,我复盘了我们的更新历史,找到一个小规律,B端的受众小,功能变更兼容性差,我们选择强制更新频率更多一些;

而C端产品用户体量太大,一般情况下,我们会很谨慎,当然,即使如此,也有过被投诉的案例,强制更新后,某些用户群认为新功能体验差、老功能入口变动,部分功能阉割,费流量等等,总之,要慎重。

当然,选择哪种方式还是要结合产品本身的定位、服务的属性及公司的商业规划。推荐更新也是一样,也要定位清楚,处理得当。

比如,工具性的应用在版本更新后,如果带给用户的是不便,就可能导致用户流失或者停留在老版本,新版本无法同步用户;以前我使用小米云盘,可以多个电脑端同步文件夹,非常好用,可新版本去除了此功能,虽然版本更轻快,但是对于我来讲,这是核心功能啊,只能一直使用老版本,而且论坛贴吧甚至有付费发送老版本安装包,可见用户的需求,在新版本更新时并未被慎重评估,由于推荐更新,需求用户仍然会停留老版本。(也可能是雷总的其他规划)

知识点

02 危机处理的管理智慧

军队的突然躁动,直到这时才让马宁远和常伯熙、张知良明白是戚继

如果用产品经理视角看《大明王朝》,对于产品设计,会有哪些思考价值?

光来了!常伯熙:“他来干什么?”张知良:“不会是来把兵调走的吧?”“兵是部院调给我的,他调不走。”马宁远说着,大步向戚继光走去。常伯熙和张知良也紧跟着走去。“调兵的时候你恰好不在。”

马宁远大声地走近戚继光,“部院的调兵令我可给你留下了。”戚继光这时竟不理他,而是把目光狠狠地盯向他面前那个骑军军官:“这些青苗是你带人踏的?”那军官一凛:“是属下……”“啪”的一声,戚继光手里的马鞭闪电般在那军官的脸上闪过,那军官的脸上立刻显出一条鲜红的血印!那军官被重重地抽了一鞭之后反而站得更直了。戚继光紧接着厉声问道:“还有谁踏了青苗,都站出来!”那些踏过青苗的兵士从马侧向马头跨了一步,依然是整齐的两行。戚继光策着马从站着的这两行兵士中间行去,手上的马鞭左右飞舞,一鞭一道血印,每个被抽的士兵都反而挺直了身子。马还在穿行,鞭还在飞舞。常伯熙和张知良懵了,衙役们懵了,远远的那些百姓也懵了,马宁远的脸却越来越青了。

戚继光手中的马鞭停了,接着向那些官兵大声说道:“又是断水,又是踏苗!当兵吃粮,你们吃的谁的粮!”“当然是皇粮!”马宁远这时还有什么不明白?当下大声接道。戚继光这时也不能不理他了,望向了马宁远:“皇粮又是哪来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马宁远声音更大了,“皇粮当然是皇上的!”“说得好!”戚继光的目光犀望着马宁远,

“那你们断的就是皇上的水!踏的就是皇上的苗!”这话立时把马宁远顶在那里,那张脸憋得铁青。戚继光又不再理他了,坐直了身子,望向他的那些士兵:“知道断皇上的水,踏皇上的苗是什么罪吗?”“死罪!”所有的士兵居然都大声回答,显然他们都知道自己将军问话的用意。“明白就好!”戚继光大声令道,“集队!回兵营!”所有的兵士都开始跑向他的面前集队。…百姓中又起了吼声。常伯熙和张知良首先恐慌了,同时靠向马宁远。常伯熙神色慌张地请示道:“府台大人,放人吧。回到杭州……”马宁远凶狠的目光瞪向了常伯熙和张知良:“怕死了?怕死就把纱帽留下,你们走。”

常伯熙和张知良怔在那里。马宁远转对那些也已经惊慌的衙役:“不许放人!”紧接着他一个人向那些涌来的百姓人群迎了过去。百姓们站住了。马宁远厉声地说道:“本府台现在就一个人站在这里!敢造反的就过来,把我扔到这河里去!”涌动的人群竟然被他的气势镇住了,整个大堤上是死一般的沉寂。

马宁远依然面对百姓:“改稻田为桑田是朝廷的国策,你们要么自己改,要么卖给别人改,死一千个人,一万个人,全浙江的人死绝了也得改!戚继光把兵带走了,朝廷还有百万官兵!聚众对抗,本府台这条命陪着你们!”说到这里,他大声吼道:“先把这几个倭贼押回杭州!”常伯熙缓过神来了,大声对衙役们说道:“押着人,走!”常伯熙、张知良和衙役们押着那几个人开始向前走了。这时的马宁远才慢慢转过身,向前走去。

1. 戚继光雷厉风行,不废话,以身作则,果断直接,高效率,作为军人的领导风格和管理方式,从古至今,似乎成了我们的财富。戚将军不废话,一人一个鞭子,这不让我意外,带兵作战的领导嘛,不能驭下,怎么能有战斗力?让我佩服的是,每个被抽鞭子的士兵,反而更加的直挺腰板,这来源于戚将军长期以来以身作则构建起来的社区文化,后文也有齐大柱同学说,都说铁打的戚家军,戚继光却严厉斥责,不准说是戚家军,只有大明的士兵。这让我联想到了士兵突击,想到了华为的任老,很多时候,军队化的管理思维,在瞬息万变的当下更适合生存。

2. 马宁远马书生,给我的思考有三个,一是在管理工作时,倒也算是以身作则,亲力亲为,执行力到位,热情燃烧,坚决果断。从严厉斥责下属来说,结果上却是控制了局面。二是,在重大的决策时一定要避免见识偏差。不该隐瞒时,一定不要隐瞒,该汇报就汇报,该让领导决策就让领导决策,不要因为信息差异,底线不足而掉进既定的陷阱。三是,一定要有底线思维;应该说马书生的初心是好的,执行改稻为桑也是不遗余力,最大的失误在于瞒着胡部堂去执行决策,而且,没有底线思维,决口淹田竟然辩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竟然说,知不可为而为之,可见书生意气之深,造成9个县被淹,也断送了自己的性命,可悲,可叹。

3.思考我们每个人都是管理和被管理的双层角色,不同的环境条件下,分别位于跷跷板的两端。

我们作为被管理者时: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牢记定位,遵守职场规则,服从统一管理,消除认知墙。这是我本身的感受,也是和很多朋友的共同体会。

首要是定位明确,比如老板有时称呼我兄弟,但我从来不喊他哥,即便是私下场合或者喝醉酒的时候,这并不会拉远距离,和任何人建立对等感情的核心基础都是定位清晰,互相真诚,持续性的价值互换,尤其是领导或老板。(所谓和老板或领导建立兄弟友谊,甚至一起犯个错误,基本都是扯淡,是职场标题党们的意淫)。

其次,要服从统一管理(当然是指合理的),这里主要想说一点,比如我们在原型设计时,我要求都使用Axure工具,虽然也有同事原先用的是墨刀,但也都切换到了Axure,这不仅仅是我认为Axure功能比墨刀强大的多,更重要的是需要协作,很多时候需要两个使用一个源文件,不统一的话会影响工作效率,类似于这样的工作分配,作为被管理者就不太适合去追求个性,要服从统一的管理。

最后,当我们和领导存在认知偏差时,先从自身找原因。领导很多时候考虑问题的角度和你不一致时,先不要急着否认,很多时候这种分歧多源于信息不对称,格局阅历不一样,我以前也质疑过老板的一些决策,绝大多数事实都证明了我的局限。

我们作为管理者时:首先要有正能量的价值观,以身作则,身体力行;这是领导力信任背书,也是下级追随的根本,切忌没有原则,朝令夕改,更不要做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比如,胡部堂的以身作则,大是大非从不糊涂的价值导向,引导着戚将军,包括谭纶同学,李时珍院士,甚至我们的海笔架)。

其次要掌握足够多的信息,避免陷入消息孤岛;比如,空降的领导刚到公司就应该潜龙勿用,多学习,尽快全面掌握有效的信息,但是,我们经常看到,有很多领导,新官上任烧三把火,什么情况都没有摸清楚就急着立威信,这反而会引火上身,烧到自己,越是高手,越是温和,而不是暴跳如雷,一点就着,在没有形成信息压制之前,不会轻易做决定。

再者要信任下属,给下属创造机会,支持他们放手去干,为他们做好支撑和服务,重视团队效能;诸葛亮式的人才,在当下其实并不能算是最优的团队领导者。经常能看到有些领导,亲力亲为,再小的事都要自己亲自去做,自己累,下属也累,何必呢。多些信任,分一些精力在储备人员的培养上,既是权利更是责任。对于经营企业更是如此,可能一个非常用心、负责任,亲力亲为的管理者,本人对公司的贡献度是150%,但是由于不当管理,造成下属综合贡献度缩减200%,那总的来说,整体仍是负贡献。一定要及时提醒和优化调整来帮助团队来一起进步,而我们也一定要引以为戒,竞争是接力赛,大家强才是真的强。

最后,要保持核心的竞争力,不断的学习,提高自己领导力的领先优势和护城河的深度;有些人当领导后,就意得志满,固步自封,担心下属比自己强,就一味地打压,这是典型的狭隘思想,是本末倒置,最需要的是提高自己,不断地进步,才能始终保持全赛程领先。

知识点

03 商务谈判

说到这里,他笑对着身旁的郑泌昌、何茂才和那几个异域商人:“来,来,咱们去看货。”说着,他擎着烛台在前,向仍然拂在楼梯上的那匹丝绸走去,一边走一边又尖声说道:“灭灯!”是早就准备好的,原来高挂在二楼回廊上的每盏灯笼旁站着的人立刻挑灭了那些灯笼。高大的厅堂立刻暗了下来,只有那几个人手里擎着的烛火在厅堂中央浮出一团光圈。在手中烛光的照射下,杨金水的面容更明晰了,那是一张典型的太监的脸。他擎着烛率先向正中的楼梯走去。商人们便跟在他们的后面,一行人举着烛火走近了楼梯,走近了那匹丝绸。“请看。”杨金水把手中的烛光照了过去,其他几个人也把手中烛光照了过去:——蝴蝶的翅,蜜蜂的翼,都像是能从翼翅的这边透看见翼翅的那边,更难得的是每只蝴蝶,每只蜜蜂身上的花纹颜色细看都有不同,而且每一片翅、每一片翼飞张的幅度都不一样,却又都是实实在在在飞,绕着一朵朵尚未绽开的花蕾在飞!几个商人报以回笑,但仍保留着矜持。

“请往上看。”杨金水领着一行又登上了第二段梯级。楼下的两个随从扯着丝绸的两角往后退了一步,丝绸的第二段又被抻离了梯级。几盏烛光同时照了过去:——还是那些蝴蝶,还是那些蜜蜂,还是那些花,蝴蝶和蜜蜂也还是在绕着一朵朵花飞。几个商人互望了一眼,虽然仍带着笑,却露出了些不以为然。杨金水却不笑了,将女人般白皙柔软的手指向了中间的一朵花:“先看这朵花,仔细看看。”烛光和人头都凑近了丝绸。须细看,还须是行家,才能看出这朵花较前一段的花蕾确实有些不同——花瓣已经微微张开!“开了!”这是那个面色黝黑的商人脱口说出的,显然这个人经常到大明朝来做生意,会说中国话,但带着拗口的吴音。“在行!”杨金水笑着夸了一句,“前面那一段按你们西洋钟的说法是早上七点穿的,花还是朵子,因此蝴蝶蜜蜂只是绕着飞。”说到这里杨金水望着那个说中国话的商人。那个商人立刻用另一种语言向其他几个商人翻译杨金水刚才那段话。那几个商人立刻会意地点头。杨金水接着说道:“这一段呢,是你们西洋钟上午十点穿的,花刚刚开,蝴蝶和蜜蜂准备吃花粉儿了。”那个会说中国话的商人立刻翻译了过去。

“哦!”几个商人这时忘了矜持,同声发出惊叹。郑泌昌和何茂才脸上都浮起了得意的笑容,对望了一眼,又望向杨金水。…几盏烛光同时照向最后那一段绸面:——像是还有蝴蝶,像是还有蜜蜂,却已经不是蝴蝶和蜜蜂,而是纷纷飘零的花瓣!杨金水:“这是晚上穿的,照你们西洋的习惯,也就是晚会穿的。”那个会说中国话的商人把他这句话又翻译了过去。所有的商人这时都由衷地面露激赏,其中一人叽里咕噜地问了几句。那个会说中国话的商人立刻向杨金水翻译道:“他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花纹图案要设计出这种变化。”杨金水笑得更矜持了:“真正的贵人换了衣服是不愿意让人家一眼看出的。仔细看才知道一天换了四次衣服,这才是贵人。”这句话刚被翻译过去,几个商人纷纷向那个会说中国话的商人说了起来。那个商人立刻对杨金水笑道:“他们说,这样的丝绸,他们那里的贵人一定喜欢。他们,还有我,这次都各要十万匹。问天朝有没有这么多货。”

杨金水稍犹疑了一下,接着说:“有!有!要多少都有。”说到这里,他提高了声调:“照天光!”大厅渐渐亮堂了——原来二楼的每个窗户上都被盖得严严实实的窗帘慢慢被拉开了,窗外的日光这时照了进来,居然带着彩色!原来每个窗户上都还挂着一翼各种颜色图案的丝绸,日光是透过这些丝绸照进来的!这时堂鼓声,曲笛声,又加上了琴、瑟和云锣都轻轻地响了起来。…杨金水和郑泌昌当然明白一定出了什么事了,目光碰了一下。杨金水的脸上先是掠过一丝不快,但立刻又转对那几个商人哈哈一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这个班子可是特意为几位从苏州请来的。已经安排了大船,让几位今天游西湖,听昆曲。生意明天谈。”这句话一经翻译,那几个商人立刻大喜。

1)商务谈判的诀窍

杨副总的业务能力确实没得说,集中体现在产品过硬、流程规范、注重细节上。首先是产品过硬,产品一部生产的丝绸绝对是有口皆碑,在海内外市场都有着核心竞争优势;其次流程规范是指郑、何二人同时参加,胡部堂也参加商务谈判,符合礼仪规范,谈定后由军兵护送等。注重细节更是始终以客户中心,提前准备好接待环境,比如座签、会议记录、灯光、音乐,茶水等后期保障一应俱全,形成了完善的保障体系,预备一切意外和风险,因而顺利拿下了订单。

2)客户为中心

用户思维很重要的一环就是同理心,要始终以用户为核心。得到的脱不花老师分享过一个小故事,希望对你有启发:

我的同事李倩跟我说了一个事儿。她去参加一个钟表展,在一个品牌的展厅里,她和同行的几位行家发现这家品牌的新款非常好,只是镶嵌了太多宝石,所以看表针的时候被闪得看不清楚。于是她们几个就叽叽喳喳开始议论,说好看是好看,可惜看不清时间,还能算是表么?你看,对于销售来说,这算是挺刁钻的一种挑战了。当时李倩就考我:要是你是销售,你会怎么说?我想了半天,我只能憋出一句:您这么高端的客人,迟到不是个事儿。或者:这么高端的表,美最重要,手机就能看时间。我当然知道,这些说法肯定都是错的,因为无论怎么说,都是在说否定对象——“你虽然是客户,但是你的观点不重要”。

而真实的场景是这样的:客人说看时间看不清楚,那个品牌的女销售人员立即回复“哎唷,戴这么好看的表,任何时候想知道时间旁边都会有人告诉你啦。” 听出差距了吗?亲爱的,这不是差距,这是差异啊。一句话就能听出来,这个卖表的销售,是有自己的算法的。那就是,无论你说什么,我作为一个奢侈品销售人员,我的重点都是赞美你。我服务的不是表,而是客人啊。而在这个过程中,这位销售其实悄无声息地把讨论的问题换掉了,从到底能不能看清时间,换成了“你作为我的客人到底有多受欢迎多有魅力”,可想而知,对于一位奢侈品买家来说,这个对话的氛围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知识点

04 优先级管理

“啪”的一声,谭纶刚刚坐下,坐在他对面的马宁远便把纱帽往面前的案几上一摔:“我们在前面卖命,别人在后面拆台!干脆说,朝廷改稻田为桑田的国策还要不要人干?要这样干,我们可干不了!”所有的目光都望向了胡宗宪。胡宗宪却两眼望着门外,紧闭着嘴。除了胡宗宪,就属实际管理浙江一省政务的布政使郑泌昌职务最高了,大家便又都望向他。“怎么会闹出今天这个事来,我也不明白。”

郑泌昌当然得说话了,“四个月过去了,朝廷叫我们改种的桑田还不到一成。内阁几天一个急递责问我们,这才叫马知府他们赶着去干。今天织造局谈生意我们都在场,五十万匹丝绸年底前要交齐,我们浙江却产不出这么多丝。这样子闹,到时候恐怕就不会只是内阁责问了。杨公公他们在吕公公那里交不了差,吕公公在皇上那里也交不了差。账一路算下来,我们这些人只怕不是撤差就能了事。”说到这里郑泌昌望了一眼杨金水。杨金水这时却像是局外人,只带耳朵不带嘴巴,闭着眼坐在那里养神。“我看是有些人在和朝廷对着干!”何茂才一开口干脆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目光斜望着坐在他下首的谭纶,“省里调兵给马知府去改桑田,就是为了防着刁民闹事,现在好了,刁民闹到总督衙门了!到底是谁下调令叫戚继光把兵带走的?当着部堂大人,还有杨公公在,自己说清楚!”

这摆明了就是在逼谭纶说话了,几双眼睛都望向了谭纶。“是我叫戚继光把兵带走的。”接这句话的竟是胡宗宪。这句话胡宗宪说出来是那样的低沉,可在那些人耳里却不啻一声雷,响得郑泌昌、何茂才和马宁远都睁大了眼睛。杨金水闭着的眼睛也倏地睁了一下,又闭上了,还像局外人那样坐在那里。其他人还只是惊愕,可何茂才已是僵在那里,坐不下去了。谭纶显然没有想到胡宗宪会在这个时候这么干脆地把担子担了过去。他心中一阵激动,想去看一眼胡宗宪,还是忍住了,把目光望向了桌面。“以官府的名义向米市上的米行借贷一百万石粮,现在借贷了多少?”胡宗宪话锋一转,望向了郑泌昌。郑泌昌开始怔了一下,接着答道:“很少。都说缺粮。”“外省调的粮呢?”胡宗宪接着问道。郑泌昌:“和往年一样,一粒也不愿意多给。”“这就清楚了。”

说完这句,胡宗宪才瞥了一眼何茂才,“你先坐下。”何茂才这才坐了下去。胡宗宪提高了声调,但透着些嘶哑,“我是浙直总督,又兼着浙江巡抚,朝廷要降罪,都是我的罪。百姓要骂娘,该骂我的娘。改稻田为桑田是国策,必须办。可桑苗至少要长到后才有些嫩叶,一茬中秋蚕,一茬晚秋蚕,产的那点丝当年也换不回口粮。官府不借贷粮食,只叫稻农把稻田改了,秋后便没有饭吃,就要出反民!每年要多产三十万匹丝绸,一匹不能少。可如果为了多产三十万匹丝绸,在我浙江出了三十万个反民,我胡宗宪一颗人头只怕交代不下来!”话说到这里,他又停住了。后堂上一片沉寂。胡宗宪的目光望向了马宁远:“抓的人立刻放了。新安江各个堰口立刻放水灌溉秧苗。你带着各县知县亲自去办。”马宁远站了起来,却仍想说什么。

胡宗宪:“去。”“是。”马宁远答的这声也有些嘶哑,拿起桌上那顶纱帽走了出去。一直闭着眼睛的杨金水这时终于把眼睁开了,望着胡宗宪:“部堂大人,你们浙江的事我过问不了,可织造局的差使是我顶着,今天这笔生意我可是替朝廷做的。眼下江南织造局管的杭州织造坊加上南京、苏州那边的织造坊所有库存一共也就十几万匹。照两省现有的桑田赶着织,就算一年内分期付货,到时候还要短二十多万匹。那时候内阁不问你们,宫里可要问我。”

胡宗宪:“所有的事我今天就给朝廷上奏疏,请朝廷督促邻省给我们调粮。布政使衙门和按察使衙门现在立刻去向各米行催贷粮食,担心官府不还,我胡宗宪可以在所有的借据上加盖总督衙门的印章!运河上每天都是运粮的船,有借有还,为什么不借?再有睁着眼说没有粮不愿借贷的以囤积居奇问罪!逼他们,总比逼百姓造反好!”杨金水又闭上了眼睛,众人也不说话了。

1)胡部堂的智慧

胡大人首先看透了改稻为桑是步死棋,因此本来是想延期验收。(用他的话说,事缓则圆,比方把今年一半的稻田改种桑苗的方案,改成分三年做完,奈何郑,何二人受世藩少班主的授意,在利益趋势下,急切变现,便制定了左倾冒险政策——马踏青苗,由马书生去执行)。在谭纶让戚继光把兵带回后,胡总便顺势说是自己下的令,因为在他心里,最迫切的是要先保证不能出反民,那就必须有粮,就必须先借到粮。可现实是,没有粮,只是一味地强推,所以,必须得维稳,必须得放人。

2)优先级思维

我想到两点,其一,胡部堂的智慧集中体现在洞察一切和应变处理上。其次,逻辑清晰,事务的优先级处理得当,有条不紊。只有这样,才能化不利为有利,将劣势转化为优势。最近我星标置顶的版主卫夕老师,恰好发了一篇文章,推荐给大家:逆袭是如何发生的——这个世界有一种优势叫“劣势”,而我也把思考写成了留言:我的浅薄思考是优势和劣势的转换本质上是选择思维的客观体现。

其实,多线程是相对的,单线程才是绝对的,因此,优先级思维就格外重要,再延伸一点,每个抉择都是单选,优势和劣势只能二选一,只存在转化,不存在共生,而问题最终着落在选择性思维上,那就简单了,就像政治一样,不是谁的手腕强谁就能赢,映射到很多团体,组织,或者复杂思维的人,决策的综合环境才是最后的稻草,我们应该培养复杂环境下的决策思维,这就是涉及到一系列的思维,思考,积累,成长……

比如,每天读读卫夕的文章,阅读后的思考,对于我就是最大的收获与成长。映射到产品设计上,其实是一样的,我们每个产品都要有优先级的规划,在互联网的产品设计中,需求功能的排列,在开发的任务中,无论采用艾森豪威尔矩阵,还是罗大师的时间管理大法,总之,优先级处理事务的思维是重要支撑点,只有合理的排定需求事务的先后处理顺序,才能在996的当下更好生存,否则只能是损耗精力,效率低下,事半功倍,最终被高举优先级思维大旗的后浪,拍死在沙滩上。

思考留言(来源/卫夕指北)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145018854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